News of Tcm trader 太医简讯
 
欧洲太医药业顾问与合作团队
The teamwork of Tcm Trader Europe

L. Kang June 2021
 

2021年欧洲太医药业荣幸地邀请中国科技部中药现代化首席科学家、北京中医药大学中药学院博士导师、北京采瑞医药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王林元教授,为欧洲太医药业首席专家顾问。

 

自2020年新冠病毒肆孼欧洲,我们在王林元教授的带领下,与北京采瑞医药科技有限公司合作,在欧洲推广防治新冠病毒肺炎的新药藿香苏苓双花饮,取得防止新冠的显著成绩和收获同行赞誉。

 

2021年,我们将继续在中国科技部中药现代化首席科学家王林元教授带领下,与北京采瑞医药科技有限公司精诚合作,为欧洲中医药市场提供最新最好的产品。

北京采瑞医药科技有限公司链接

Huoxiang suling shuang hua yin  藿香苏苓双花饮


 

藿香苏苓双花饮是北京中医药大学专家团队在中医药防疫理论指导下,结合此次抗疫经验及现代科学研究,针对此次新冠肺炎疫情而开发的一款用于人群预防的中药产品,组方经国医大师审定,原料均为药食同源,作用温和,采用挥发油包合技术,GMP认证企业生产,严格把控生产过程,全面质量控制和质量检验,具备合法销售的所有资质和手续,目前已经成功在美国、欧洲上市。欧洲太医药业与王林元教授团队合作,授权在欧洲总经销防治新冠病毒新药藿香苏苓双花饮。

IMG_0735.jpg
TDP Lamp---CQG--270B  

L. Kang October 2021


TDP治疗仪,大家更喜欢叫它神灯,老外称它Moxa Lamp 或 Magic Lamp。 TDP是中文“ 特定电磁波谱 “的汉语拼音缩写。从这个治疗仪的名字就可以知道,TDP神灯是根据中医灸法的理论,采用现代科学技术研制的一种中医灸法的治疗仪器。TDP神灯和电针仪是对中医灸法和针法两大发明和贡献,在临床上广为应用,并取得神乎其神治疗效果。今天如果做为一个针灸治疗师,就一定要备有两个仪器:TDP神灯和电针仪。​

重庆长乐生产的苟公牌CQG-270B型神灯是同类产品中能够外观最帅的产品。黑白设计的大尺寸的灯头,漂亮的时控模板,新材料的神灯脚架。但神灯的最重要的质量是说它的内在质量:产品的治疗质量。神灯的治疗效果最终取决于辐射板的质量。重庆长乐生产的TDP辐射板是三十多种微量元素的一种复合体,微量元素在300度以上的温度下,能够激发出同正常人体发出的波长相似的电磁波,这些电磁波谱,对于已经患病的肌体所发生的电磁波谱改变,起到纠正,补充,恢复的作用,使患病肌体的电磁波谱得到被动修复,从而达到治病的效果。

 

TDP神灯在中国有十余种品牌,一般都认为我们现在经销的重庆长乐生产的苟公牌的产品最正宗,该厂家既是神灯的发明厂家,也是神灯反射盘30多种微量元素配方专利的所有者,其产品在欧洲已经有10多年的历史。神灯CQG-270B型是在获得金奖的CQG-222B 型基础上改进的2021年的最新产品。其控制盘、脚架和反射盘融进更新技术和材料,使其架构更稳固、更美观,反射盘增加了直径使其电磁治疗效果大大加强。 

Huatuo stimulator SDZ-2
L. Kang April 2020

苏州华佗针灸厂是生产针灸电子治疗仪最早的厂家,近半个世纪一直引领这一最重要的针灸治疗仪的生产,其SDZ-2A型以其优良的质量风靡世界针灸界近20年(右图)。

新近,苏州华佗针灸厂在2A型的基础上,再次革新设计,融进最新电脑技术和临床使用数据,生产出SDZ-2型针灸治疗仪,并通过欧洲标准认证(左图)。我们经销和向同行推荐这一针灸电子治疗仪的权威产品。


 

Acupuncture needles are on special sale (Korean tyape acupuncture needles) 
L. Kang April 2020

We offer Korean type steel needles.  They are highest quality and most famous brand as Tony, which made by Suzhou Huatuo Medical Application Ltd.  

我们最近开始与苏州华佗医疗器械厂合作,在欧洲经销该厂生产的Tony牌韩式针灸针,型号齐全,质量也为同类产品最好。苏州华佗针灸厂是中国第一家针灸厂,有130多年历史,也是中国针灸厂唯一一家上市的公司。

平柄针10针1管纸塑装.jpg
浮刺针灸针
Subcutneous floating acupuncture needle

L. Kang July 2016


两千多年前《灵枢》记载:“九曰浮刺,浮刺者,旁入而浮之”。浮刺针灸针和浮刺针法由此而来。根据这一经典中医理论,结合现代浮针和皮内针,我们设计和再现这款浮刺针灸针,以适应欧洲和海外中医临床的发展和需要

 

 Two thousand years ago, an ancient Chinese medical book Lingshu records, ‘the ninth needling technique is floating needling, which is a nearby insertion keeping the needle floating’, and this is the original of the floating needle and floating technique. Based on the classical Chinese medicine theory, the Subcutaneous Floating Acupuncture (SFA) needle is designed to combine both the floating needle and the subcutaneous needle. It is aimed to meet the special need of the European and overseas acupuncturists.

IMG_1927.jpg
IMG_1924.jpg
IMG_6009.JPG
honghuayou.png
Red flower oil & Hou luo oil  2,50 euro a bottle

L. Kang January 2021 update


正红花油(red flower oil)& 活络油是国内活络油是一种在欧洲市场广泛使用的中医产品。全新的精美包装,每瓶25毫升。有效期3年。

​​

红花油偏于舒筋活血、跌打损伤。 活络油重在祛风散寒,多用于风湿痹痛。

  

Feiyan Tea

L. Kang April 2021 


飞燕减肥茶乌龙茶口味,源于中国汉代宫廷,因美女赵飞燕常饮此茶,腰姿如柳,身轻如燕,而得其名。 此后,飞燕茶在皇家后宫相传近两千年。 上世纪80年代沈阳制药发掘此配方,自此肺燕减肥茶从民间正式推广到医疗市场,又历经30多年,减肥茶或曰曾经乱象丛生,唯飞燕减肥茶名气不衰,以其不变的优异品质,畅销四海,获得客服赞誉。

Fu zheng pian

L. Kang July 2021   


扶正消癥片是中国中医科学院和北京中医药大学东直门医院历经几十载研制的治疗肿瘤的第一方。有幸1983-1999年曾在北京中医药大学东直门中医外科药物的研发人之一王沛教授门下工作16年,或曰有些真传。2016年再次与王沛教授传人,东直门医院肿瘤科主任李忠教授修订扶正消癥片处方,升级工艺,现在扶正消癥已经成为欧洲辅助治疗肿瘤第一选择的中成药。

组方:黄芪,女贞子,西洋参、冬虫夏草、制黄精,仙鹤草、浙贝母、莪术、半枝莲、砂仁等。真材实料,贵重中药,扶正固本,益气养阴,增强免疫,化瘤消癥。用于肿瘤术后,或肿瘤化瘤,久病虚损,气阴不足,配合手术,放疗治疗,化学治疗,促进正常功能的恢复。目前欧洲已经有许多肿瘤患者,经年长期服用扶正消癥片,生存质量大幅提高。

Funu tongjing wan

L. Kang July 2021   


妇女痛经丸一方最早见于文革期间的一本《北京市中成药规范》,献方人没有记载。而后因其奇效,处方广流传于天下医家和大小医院,版本衍生众多。 后来北京同仁堂认真整理研究妇女痛经丸的组方和制作工艺,推出同仁堂妇女痛经丸,正式投入医疗市场。现在同仁堂妇女痛经丸已经被中医界尊为妇科止痛第一良方。

妇女痛经丸组方四味中药:延胡索(醋制)、五灵脂(醋炒)、丹参、蒲黄(炭)。药简力专,活血,调经,止痛。用于气血凝滞、小腹胀疼、经期腹痛。2012年山东妇科医生报告:妇女痛经丸治疗原发性痛经的临床疗效。方法根据随机原则,将72例原发性痛经患者分为治疗组与对照组,每组36人,分别给予妇女痛经丸及布洛芬缓释胶囊治疗3个月经周期。结果治疗组总有效率为94.4%,其中治愈15例,显效14例,有效5例,无效2例;对照组总有效率为80.6%,其中治愈5例,显效7例,有效17例,无效7例,治疗组疗效优于对照组,差异显著(P0.05)。结论妇女痛经丸治疗原发性痛经疗效显著,且其疗效优于芬必得缓释胶囊。

Fufang qingdai wan

L. Kang July 2021   


欧洲白种人银屑病,中医称牛皮癣,发病率很高,大约千分3.5,而亚洲人群中发病率千分之0.5,相差7倍。所以牛皮癣是欧洲的皮肤常见病种,也是欧洲中医诊所治疗常常很棘手的病种。

​复方青黛丸多年以来一直是中医治疗牛皮癣的首选中成药,多数中医文献报道复方青黛丸治疗牛皮癣的总有效率都在80%以上,皮损完全缓解(中医称为临床治愈)也在3成以上。服用的疗程一般先服用1个月,多数有效,并建议配合北京中医药大学配置的青黛银屑膏益气使用。

​复方青黛丸的更多临床疗效报道,可以电脑检索复方青黛丸

Kun bao wan

L. Kang July 2021   


坤宝丸是北京同仁堂名方,处方由女贞子(酒炙)、墨旱莲、白芍、鸡血藤、地黄、珍珠母、黄芩、知母、菟丝子、龟甲、枸杞子、当归等23味组成。坤宝丸是针对女性更年期的形成原因和症状特点进行配伍的一种纯中药制剂。该药的立意就在于滋阴养血、调和肝肾,解决由于肝肾不足造成的各种病症,解决更年期综合征的各种症状,并起到无病防病、养生保健的作用。方中药物柔润滋养而不腻滞;养阳补阴却不燥烈,调节阴阳,滋养肝肾。

​近年市面治疗女性更年期的中成药很多,但坤宝丸为大多数临床医生首选。

Zhu qi li shui capsule    

L. Kang July 2021   


水肿是临床最常见的病症之一,为此我们在荷兰中医内科专家姚奉理教授的指导下研制了猪芪利水胶囊,用于治疗水肿​。

中医治疗水肿的方法很多,有2个最著名的《伤寒杂病论》方剂大家都熟知:猪苓汤和五苓散,为历代医家推崇,为治疗水肿的代表方剂。现代医学的药理研究猪苓是两个治疗水肿的要药 。猪苓有明确的利尿、消炎和增强人体免疫功能。猪芪利水胶囊的为妙之处,我们在此两方的基础上加入黄芪,加强猪苓汤和五苓散的利水效果,有增加处方的益气功效。

猪芪利水胶囊在欧洲临床推广应用已经近10年之久,用于各种临床的水肿病症,广受欧洲中医好评。特别值得一提的是用于临床肥胖气虚水肿要求减肥的病人,猪芪利水胶囊益气利水减肥,每每奏效。

Hua fen shu    

L. Kang September 2013


花粉病(Hay fever)即花粉过敏症,临床主要表现为过敏性鼻炎和哮喘,也有些病例表现为皮肤和消化道过敏。既往中药治疗花粉病大多使用鼻炎片一类的中成药,意在祛风宣肺、清热解毒,实为治标之法。

 

荷兰太医药业的花粉舒重在补肺益气,扶正固本, 增强体质,改善免疫系统。其实这才是治疗花粉病的大法。补肺固表,以御风寒; 健脾运水,以敌水湿泛鼻;强肾气,壮命门之火,以温肺脉。 我们建议患者连续服用2至3个月,即便症状已经改善或消失,仍要持续的补肺固本,强化免疫系统。这样来年发病就会较轻或不再发病。

 

花粉舒的处方源于中国中医科学院广安门医院,《内经》治喘 有冬病夏治之说,其意也在固本。治疗花粉病其实同理,未病服用,益气补肺,有治未病之功效。处方详见包装说明。

IMG_1374.jpg
Zaoshen capsule 

L. Kang June 2013


做一个改善睡眠的中药的心愿,差不多纠结了40年。1976年在北大读书有幸从师中国最著名的中医内科专家之一谢竹藩教授---最多也是最早从上世纪50年代就开始研究酸枣植物改善睡眠的学者。那时我也就有一个“枣神”想法。 



用酸枣根煮汤改善睡眠是中国满族的一个民间验方,据说大清皇帝也是喝一杯酸枣根汤,睡一夜好觉。中医用酸枣仁汤治病始于汉代《金匮要略》。近代的研究酸枣根的疗效大大优于枣仁,合用效果更优。

 

枣神胶囊的配方为:酸枣仁入心,酸枣根入肾,茯神入脾 。采用大清皇帝的服用方法:晚睡前1小时3粒温水送服。症重者,又可早上加服3粒,并无嗜睡等副作用,此曰,早服安神,晚服安眠,恰为中医之妙。最后,我们还要感谢北京中药所的专家在生产过程中的指导。

It's a good quality couch roll

​L Kang  February  2012

在欧洲行医10余年,足迹几个国家,走到哪里,总是带上这种爱尔兰产的床纸,来荷兰多年还是喜欢使用这个牌子的床纸,不离不弃,情有独钟。 现在开这个批发公司,终于有机会,把它介绍给大家,和同行分享。

​​
这种床纸白色双层,柔软,韧性也很好。每箱9卷,重7.5公斤。每卷50厘米宽,40米长。治疗床一般1.9米长,每卷正好​可供20人次使用。此外,这种床纸每40厘米长有一个用于撕开的虚线,英文叫一“sheet”,使用起来很方便。换句话说,每卷床纸100 sheet,,一床用5个sheet,正好可用20个人次。

我们批发的价格是每箱9卷,重7.5公斤,27欧元。如果您购买,建议可一次买4箱,这样一个邮件正好30公斤。4箱可用720人次。DPD邮递公司每个邮包限重31.5公斤。荷兰邮费每个邮包10.64欧元。当然,邮费自负。

Many thanks to all friends  

L. Kang November 2012


太医批发开业近二个月,真心地感谢所有欧洲的同学、老师、同事和同行们的热捧,你们是我的恩客,更是我相知的朋友。在这应该道谢的日子,还是要告诉大家,所有的朋友一个伤痛 的消息:我的小狗Tom上周病逝了,享年8岁。Tom曾是我生命中一个重要的朋友。3年前,给友人的mail中曾这样叙述我和Tom的友谊。

        Jem & Tom 是我的两条小狗,是Yorkshire Terrier 那种小狗,长长的毛发,个子比猫还小。Jem是个女孩,6岁了,甜甜的,酸酸的,也很聪明,中文名字叫酸酸。Tom 5岁,是个男孩,傻傻的,憨憨的,中文名字叫憨憨。

       和狗一起生活久了,它们与我自然也成为好朋友。每天下班的时候,Jem & Tom 总卧在正对着门的楼梯口,等我下班。我一进门它们就马上扑过来,叫个不停。每到这时,我就得趴下来,和它们一起爬一会儿,和它们一起叫两声。此时小狗越发得意,围着我跑前跑后,叫个不停,好像是说,喂,你爬的不对,应该像我们这样子。

        好朋友也有生气不愉快的时候。一次我有些累,进门就躺倒床上,Jem &Tom跟着也跳上床,我有些烦,就一气把它们轰下床。一会儿等我下床,一穿拖鞋,里面湿糊糊的,原来是一泡狗尿。两只小狗蹲在不远处看着我。我气笑了。是呀,既然是朋友,就要平等,互相尊重。小狗又给我上了一课。

小狗Tom仙去,哀思会让我们今后的日子里,更精心地呵护每个生命,更真诚地感恩朋友的每份友谊......

How many times to drink the herbal pills per day? The answer: twice a day

​L Kang October 2012

不对,肯定不对,从何时起?中成药变成每日服三次,西药都开始变成每日服一次的时候,我们的中成药为什么每日服三次? 根据什么?源于什么?


​自古,中药汤剂的饮服都是每日两次,传统的蜜丸、水丸也是每日服用两次,即科学又方便。近代采用现代制药工艺,剂型创新和西化,有了浓缩丸、胶囊、片剂等,服用方法也盲目西化,改为每日服用三次。

我们与北京的中医研究机构和厂家合作,在对这一课题进行广泛研究的基础上,根据中医基本理论和药效学理论,提出和改进现代中成药的服用方法,与北京厂家推出:太医系列浓缩丸、胶囊、片剂、冲击等中药的现代制剂,并将大多补益类的成药,例如浓缩丸,改正为每日服用两次,每次10-15粒。

IMG_1408.JPG
How to choose the  herbal cream?

L. Kang Feb 2015                                                                                       


我们配制药膏六种,分为传统油膏和和现代剂型霜膏两类:黄连膏和清黛膏是传统脂溶性的油膏,丹参膏、黄芩膏、大黄膏和人参膏是现代剂型水溶性的霜膏。 

 

正如大家所知道,皮科医生在治疗皮肤病时非常强调皮肤外用药的剂型,比如湿疹的急性期或亚急性期,皮损表现是湿重,水肿渗出,在选择皮肤用药时要选择水剂或霜剂。湿疹的慢性期,皮损表现为血瘀,干裂增厚,甚或苔癣样,在选择皮肤用药时要选择油膏或硬膏。

 

当然,剂型不同,药膏中的药物有效成分也不同,比如黄连膏含有黄连的脂溶性药物成分较多。黄芩膏是霜剂,霜剂是油和水的混合物,油的分子外面包绕着离子状态的水分子,使其有很好的水溶性,这样黄芩霜里就含有更多的黄芩的水溶性成分。因此临床上相同的药膏因剂型不同,药膏内的有效成分其实并不相同。临床上正确选择药膏的剂型,对治疗皮肤病至关重要。

The herbal creams and love memories
L. Kang Septembert  2012

        前些日子,偶然的一点事情,查看北京中医药大学东直门医院的网站,那是我出国前读书和工作过20多年的地方,网站上还保留着这样一篇讣告:中医学家、中医外科大师、原中医外科主任施汉章教授2011年4月病逝,享年89岁。看到这一消息的那一刻,我的心似乎停止了跳动,流动的只有眼中的泪水。

​        1983年大学毕业留校,开始从师施汉章老中医,那时他差不多是我现在的年龄,年近甲子。1999年我离开医院,离开老师,来到欧洲,一别十几年。那时,施老每周只出几次特约门诊,我记不清哪次是最后的一次见面,哪次见面是最后的永别。只记得施老70多岁时,还是童颜长眉,声亮如钟。

​        施老是博学的中医学家,长于中医外科,尤其擅长治疗各种皮肤病。记得那时候,病房门诊各有一个大大的玻璃橱柜,装着施老配制的各种药膏,还有很多药粉。很多情况下,施老看病,要给病人现场配制不同的药膏。 在医院工作十几年后,自以为得到施老的真传。有一次,我的外甥一侧内踝处蚊咬后,反复抓挠,竟变成一块湿疹, 求我这位舅舅诊治。我给他取了一支三九皮炎平用。一周后他又来找我,疮疹未愈,反而加重。正好赶上施老巡视病房,便请施老看看。施老看了一眼,告诉我去药柜取一勺青黛粉,回家用香油调调,抹在患处。三天后,外甥 告诉我,湿疹痊愈。这事让我愧疚很久,施老的指点或许让我受用一生,也让我体验到中医的高深和精奥。  

        施老走了,此时,我才发现我有很多问题还没有来得及请教。但愿我得到了一些施老的真传,在太医批发上市的时候,按照施老教我的方法,配制太医系列外用软膏,与同行们分享, 也作为对老师的一份怀念,为传统中医的承传做的一份努力。不然,我们损失的太多,我们失去了一位可敬可爱的老师,中医失去一份宝贵遗产的承传.....      

 

TCM TRADER EUROPE 欧洲太医药业

L. Kang Augest 2012


近花甲之年,在荷兰竟然又开一家中医药批发公司,可能是不舍生命就这样老去? 

1983年北京中医药大学毕业后留校在其第一附院工作,一埋头,16年,门诊病房,病房门诊,当医生,做教授。1999年赴欧,当郎中,雇自己,一干,又是13年。 再抬头,30年过去,头发稀疏花白, 孑身一人。


不是老来奇想。开一家批发,做一点自己的方药,与同行分享,是多年的愿望,或许还能百世流“方”?

于是就有了这家批发,小小的生意,却有一点北京人的牛气,起了一个大大而气壮的名字:荷兰太医药业。

感谢母校再一次的帮助,也真诚感谢国内这些知名厂商和研究单位的支持。

勤求博采,厚德济生。铭记校训是我们对母校、对祖国一生的回报。